台北星期天:精彩喜劇

【知名影評人:藍祖蔚】

何蔚庭導演在《台北星期天》挑戰了非常多的國片體例,最重要的是,他給大家看到一部與台北人生活息息相關的精彩喜劇。 

導演可以是份工作,亦可以是個夢想;導演可以是夢想企畫的執行工匠,導演亦可是觀風辨位,站在時代浪潮上的千里眼與順風耳。同樣是導演,高下之別,與技藝有關,亦和視野有關。

何蔚庭是台灣新生代電影人中最值得注意的導演之一,雖然,他迄今亦只完成過兩部短片《呼吸》與《夏午》,另外還有一部長片《台北星期天》,但是每部作品都標誌著他的成熟與精進。

《呼吸》讓我們看見了他經營視覺震撼的美學雕琢功力,《夏午》則只用了五個鏡頭就說完一個許可多元解釋的故事,美學更上層樓,意在言外的戲劇功力更是精準且濃烈。《台北星期天》則是讓人看到了一位懂戲會說戲的導演功力。

關鍵在於選材的犀利和執行的精準。

首先,《台北星期天》是一部外語片,主角是外國人,主要語言是菲律賓語是故事發生在台北,《台北星期天》挑戰的不只是傳統台灣電影的定義(從主角、語言到題材),更直接把針砭時事的探針刺進了台灣社會的底層,把新移民的血汗哀愁都轉化成為台灣電影的選材。坦白說,有這等襟懷,這等氣魄的導演,才是大器導演。

行政院主計處在20102月公布的2009年外勞人數中,合法的外勞人數為35.1萬人,約佔全台總人口的1.1%,其中印尼外勞最多,以印尼籍最多,有139404人,其次為越南籍的78千人,菲律賓的72千人排名第三。人數雖不多,卻已深入極多家庭,不論是老年人口或是幼兒世界,仰賴外勞照顧,都已成了常態。台灣社會存在這麼多的外勞,依存關係如此緊密,卻缺少外勞相關題材,不去關心他們的呼吸或甘苦,可能只顯示著創作者的遲鈍或無能。

當然,以外勞故事做主角,《台北星期天》不是第一部有此企圖心與視野的劇情片,李迪才導演去年曾經完成一部以泰勞和印尼勞工生活悲情的《岐路天堂》,對於外勞與台灣人的互動關係著墨甚多,唯獨對於外勞內心世界的觀照,還停留在刻板印像的層次上,無法帶動更大的感動。《台北星期天》的差別在於不但找到了菲國影星來詮釋菲勞,而且直接從他們的視野來看自己也反觀台北,更重要的是他們本身有戲,散發出動人的力量,具備了一部獨立劇情片的應有魅力元素。

何蔚庭找到了身材瘦長,臉型有點像張震的Epy Quizon飾演馬諾奧,略為粗壯木訥的Bayani Agbayani則飾演迪艾斯,一瘦一胖,一個熱情激動,一個沈穩算計,兩人一搭一唱,有如哼哈二將的組合其實符合了傳統喜劇電影中勞台與哈台、王哥與柳哥的組合,確實讓全片洋溢了極其浪漫歡樂的基調,避開了傳統外勞電影的沈重悲情,也讓全片在嬉笑怒罵中浮現更多台灣社會實況。

但是何蔚庭切入主題的刀法才是真功夫,他的第一刀叫做情欲,既見血,又見肉;第二刀則是夢幻,既俐落,又爆笑。

《台北星期天》的片名清楚點出了外勞利用假日圓夢的心情,馬諾奧和迪艾斯同在一家工廠做工,晚飯外可以外出閒逛,但得在關門前回返工廠,否則就要記點或報警,他們利用短暫的外出時間,都在規畫星期天來到時,可以滿足身心欲望的行程。

馬諾奧一心一意要追求另一位外勞,卻被當成花癡戲耍;迪艾斯則是很快就勾搭上了在台灣人家當看護的外勞,有了露水姻緣,但是他往往才告別了女友,就得打電話回菲律賓老家問妻小平安。迪艾斯是劈腿男人,卻選擇在女友生日那天,要和女友說再見;馬諾奧想要認真經營感情,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他們經歷過的愛情遊戲,不但具現了生理上的騷動與渴望,也有著心理上隨便湊合的寂寞慰安需求,更從他們女友的身上(馬諾奧暗戀的女友,卻與僱主老闆有著曖昧地下情;與迪艾斯有一段情的女友,卻是見証了棄養老人的慘狀),發現了台灣人剝削或利用外勞的深層指控。但是何蔚庭一切點到為止,不想批判,更不想揶揄,發現,就是最震撼的呈現了。

情欲世界受挫後,就是夢幻的起程。

外勞出外工作,無非就想多賺點錢,改善生活品質,刻意追求的情欲空檔不能得圓,意外撞見一張無人搬挪的火紅沙發,就如同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可以讓簡陋的宿舍生活頓時變化不少氣質,具體實踐他們對於「家」的心靈渴望,於是他們就像《上帝也瘋狂 (The Gods Must Be Crazy)》中的那位,為著一隻可樂瓶子鬧出無窮趣事非洲黑人歷蘇一樣,就在台北街頭演出一場沙發搬遷狂想曲,夢想帶給他們無窮途末路希望,卻也帶來更多的折磨。

從抬上公車,卻被轟下車開始,他們的欲望夢幻讓他們汗流浹背,卻也讓他們心甘情願咬牙苦撐,他們的荒唐搬遷過程,有如一道利箭,射穿了周邊台北人的形形色色嘴臉(從吵個不停的沙發主人,到吵著要跳樓的巷弄男女,以及酒駕一路撞倒沙發的騎士,一拳就被打歪鼻樑的倒楣女警),何蔚庭有如一位魔法師,把台北生活的浮世情貌轉化成這趟徒步逛台北的風景,誇張又爆笑的際遇,同樣亦是極其力的台北寫真。

 

最重要的是,《台北星期天》沒有一個閒雜廢人,主角專業,配角更精準,台灣電影過去偏愛不會演戲的素人,期待他們有原味流露,卻因而喪失了戲劇的醇厚力量,戲味全失,每個演員都會演,每個角色都有戲,《台北星期天》其實展現了一次非常精彩的場面調度,這一切全來自何蔚庭的精準選角,又給了他們全力發揮的空間,才會有喜趣橫生的強烈張力。

 

《台北星期天》是2010年台灣影壇最讓人開心的發現。

 

文章來源: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10/05/post-1922.html

創作者介紹

《台北星期天》2010歡笑上映

pinoysun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