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回遠方 --《台北星期天》

老實說,看完《台北星期天》之後,我的心是既興奮又感傷;興奮的是這部片絕對是自《停車》之後最令我驚豔的台片首部作,感傷的是台灣大多數新銳導演的劇情長片都無法達到這樣的藝術高度。 
  
何蔚庭在馬來西亞出生、成長,在紐約接受專業電影訓練,來台灣定居已經九年,他憑藉創作短片《呼吸》中的末世氛圍與大量特寫鏡頭、《
夏午》的黑白攝影一鏡到底,在許多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如今他終於交出第一部劇情長片,再度一新所有人耳目。《台北星期天》的誕生,緣起於何蔚庭對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經典短片《兩個男人與衣櫃》(Dwaj ludzie z szafa)的崇拜,相較於「衣櫃」在波蘭斯基手中所被賦予的象徵性與超現實感,何蔚庭與印度編劇Ajay Balakrishnan則在片中創造出一張火紅時尚的沙發,透過兩名菲勞與沙發之間的互動,在帶出台北這個城市面貌的同時,也呼應了創作者自己二十年來從馬來西亞到紐約再到台北的異鄉人心境。 
  
紅色的沙發,在視覺上帶有一種搶盡先機的優勢,在情感上則不免帶有一種欲望性質的強烈意識投射,何蔚庭的劇本先是非常精準地透過簡短對話告訴我們兩名菲勞的身份與當下面臨的危機,然後在劇情約莫進展了二十分鐘之後才讓沙發從天而降,將先前那種隱隱的、懸而未決的失落與不安,以一種虛幻的方式鎮了下來。 
 
菲勞一號馬諾奧(帥帥的菲律賓人氣偶像Epy Quizon飾)硬拉著菲勞二號迪艾斯(菲律賓喜劇天王Bayani Agbayani飾)幫忙他徒手將紅色沙發搬回宿舍,拉人的覺得這張沙發夠氣派可以讓他交到女友甚至還可以出租賺外快,被拉的那位則是非常不情願地義氣相挺,一邊搬沙發一邊想辦法要更努力賺錢讓家鄉的妻小過好一點的生活。此刻兩人心中雖懷著截然不同的想法,但是其實都與「家」有關,他們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工作賺錢,路邊的沙發連結了他們心中對「家」的渴望或是掛念。一旦他們真的在大熱天裡為了省錢而搬起這張沙發企圖走回宿舍,
這座虛幻的「家」所代表的甜蜜夢幻、以即隨之而來的沈重負擔,再也毋庸置疑。。 
  
《台北星期天》正是
影評人686常掛在嘴邊的「城市奧迪賽」(Urban Odyssey)類型的傑作,我們那英勇的主角在這場「都會旅程」中所經歷的一切凶險與溫暖,無論仰賴陌生人的善意與否,全都導引著他們往終點站(家)再接近、更接近。正如同鍾孟宏的《停車》,利用停車格的每一次佔用與空出,來帶出故事主人翁陳莫與其他人家的互動,那開了又關再開的車門與房門,其實都相當「功能性」地引導著陳莫,逐漸駛向自己的心門,在故事的最終勇敢正視自己與妻子婚姻的癥結所在。何蔚庭的《台北星期天》也是如此,只不過《台北星期天》以一派充滿南國悠閒步調的氛圍,悄然淡化台北叢林裡充滿侵略性的種種光怪陸離。銀幕上的台北都會,彷彿是平行於你我所見所想的另個宇宙空間,那種擁擠、急促、偏執與瘋狂,令我們無比熟悉,卻也帶著一種距離。我喜歡何蔚庭這樣的非寫實,他讓我看見了比《阿凡達》(Avatar)的潘朵拉星球(Pandora)更不尋常的台北風情,而且不用戴上3D眼鏡。 
  

(本文僅擷取文章前段)

文章來源:http://blog.chinatimes.com/davidlean/archive/2010/05/06/497589.html

創作者介紹

《台北星期天》2010歡笑上映

pinoysun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