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節自五月號「幼獅文藝」月刊的專欄稿子

原文題為電影裡的城市氣味:《台北星期天》vs.《志明與春嬌》」,完整原文請大家參考雜誌囉!

台北的紛亂與活力:《台北星期天》

許多人都拍台北,尤其這幾年還流行透過外國人的眼光來看台北,一如去年的《曖昧》和《霓虹心》。《台北星期天》同樣是藉由兩個外來客的觀點來描寫台北,只是他們並非匆匆來去的觀光客,而是兩個從菲律賓到台灣工作的外籍勞工。電影一開始的場景設在機場,我特別喜歡這部片俐落的開場,只消簡單幾個鏡頭的剪接,幾乎就忠實地建立了男主角抵達陌生國度時那種有點期待、但其實更怕受傷害的心情,甚至這樣的情緒與主軸,是從一開始就持續貫穿到結尾的。

故事很簡單,兩個在台灣工廠裡工作的菲律賓外勞,在一週只有一天的休假時光,他們意外撿到一座美麗的紅色沙發,兩人於是決定把它搬回宿舍屋頂享福。只是他們完全沒料到,要把這座沙發從台北的這一頭搬回那一頭,原來是這麼艱鉅的任務。

這部片的結構是很標準的喜劇操作,兩個個性南轅北轍的男人,一個保守拘謹、一個享樂冒險,一場類似公路電影橋段般的「搬沙發」之旅,從衝突到和解,自然而然就在過程間激盪出許多笑淚交織的火花。透過這兩個外勞一方面是外來者,一方面又得融入台灣生活的尷尬處境,編導何蔚庭反而在寫實、誇張甚至到魔幻的風格交織之下,反應出台北人那種焦躁不安、紛亂失序,卻又充滿活力的生活樣貌。從夫妻、警民的街邊吵架,到跳樓新聞與媒體瘋狂追逐報導的荒謬亂象,還有那無所不在、時時映入眼廉的選舉海報,住在台北/台灣的我們,也彷彿藉由這兩個外勞的眼睛,再重新檢視屬於我們的生活實境。看完這部電影,我沒特別掛念那張沙發的遭遇,一直想起的反而是那種屬於台北人獨有的詭異:嘴邊時時掛記著種種的不滿與憤怒,但又好像安然自得地內化並默許這樣的畸零氛圍。

來自馬來西亞的導演何蔚庭,之前兩部短片作品已長足地展現他的實力:《呼吸》打造出來的末世恐懼、《夏午》只用五個鏡頭就成功營造出的狀態緊繃的情緒張力,在在證明他是一個足以成熟駕馭影像的創作者。《台北星期天》雖然是他的長片處女作,但比較起他的短片,相對起來反而顯得輕輕鬆鬆、容易就口;不過還是看得見他在攝影風格上的沈穩調度,一點也沒有新人的生澀尷尬。喜劇通常是把角色的辛酸痛苦轉化成觀眾的笑鬧樂趣,《台》片完全合乎這樣的亙古法則,嬉笑怒罵之間,兩位外籍勞工的現實苦楚,似乎不著痕跡地釋放了出來;也讓片末魔幻寫實的浪漫尾聲,並非只是一般的「happy ending」而已,更具曖昧的複雜性,亦釋放出潛藏在敘事背後那犀利精準的社會觀察。


文章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steven-tu/article?mid=7688

創作者介紹

《台北星期天》2010歡笑上映

pinoysun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