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引用自:http://www.wretch.cc/blog/Dammi/9667738

2010金馬奇幻影展觀影記錄(1)

  雖是透過至台工作的菲律賓人的視角,來看台北這個城市,反映出身處異鄉工作的外籍勞工的心境及悲傷,但總覺得也濃厚摻雜著馬來西亞籍導演何蔚庭自身的心 情,觀點:不訴諸悲情,也不加以批判,反倒充滿同理心地看待劇中主要的角色,並透過導演嫻熟高超的運鏡技巧,角色的情感,躍然紙上,分外感到中肯。客串的 台灣演員是驚喜,不過兩位男主角的硬底子搞笑功力,絕對是撐起本部電影的關鍵因素之ㄧ。這是台北星期天。

  說實話,不管是劇照還是海報的大沙發,有讓我以為到整部戲劇絕大部分的時候,都是搬沙發貫串,但事實上不然。只是我也有點 對前頭每個人物的現況描述,和後面的搬沙發的關連性不強,有點結構鬆散的疑慮。但所幸安娜一句對迪艾斯的和解:我只想快樂的過日子,以及之後呈現的一幕幕 外籍勞工生活的浮光掠影,整部電影所想要傳達的氛圍與感覺,頓時清楚澄澈起來。

   這些外籍角色,不禁讓我想起哈金作品中,筆下那些到美國奮鬥打拼的中國移民。每個人或許在自己的國家之中,都擁有著自己的小小幸福,甚至曾經叱吒風雲,不 可一世過。但為了追求更崇高的理想及目標,他們遠走他鄉,不管認知中,有無委屈到自己,努力地完成自己所被交付的工作。而在那種身處異鄉的孤獨感,語言不 通,以及可能有時會受到不平等待遇的狀況之下,很簡單,且帶點無能為力況味地,只能兩兩一起,產生依靠,互相撫慰,舔舐傷口。

   儘管劇中角色都懷抱著大夢,期望能在台灣這個土地上挣得什麼,雖不致衣錦還鄉,但尚且舒舒服服地過日子,有一個完美的家庭,偶爾做做如果幸運的話,發財的 大夢,倒也無傷大雅。只是有時候,所期盼的,卻總是未盡如人意地,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地,讓人夢想一一幻滅,不僅如此,還不得不捲入變化之中,載浮載沉 著;有時候,或許只是無來由地思念起家鄉的一切,或許只是想要暫時擺脫掉現實不舒服的一切,但環境依舊不留情面地持續嚴苛著。

   所以搬沙發過程之中,所遇到的各種奇妙的事件,讓主角兩人一再地產生無力感的荒謬情節,不就好像前半段那群外籍角色發生的事情一般,如此地讓人無法理解, 就被推進生命的洪流裡嗎?每個人所遇到的情況不同,也好似每一座城市皆有自己獨樹一幟的荒誕不經。這部電影透過搬沙發的走走停停中,也確實地表現出台北之 於外傭那荒謬的另一面。

   而這些異鄉人則有如一隻隻試圖展翅翱翔的鷲鷹,只是偶爾產生疲憊地稍事歇息,只是偶爾想要抄抄捷徑,卻不幸地被天羅地網所捕抓,僅能徒勞地做困獸之鬥。絕 大多數時候,困住是自找的,只因貪圖眼前近利,但人不都如此嗎?不過,電影中沒有一絲責備,反而是一種感同身受,心領神會,對於身在異鄉,人不由己的原 諒;也有種無可厚非,那又怎樣的豁達。

   兩位主要男演員,是本部電影的功臣之ㄧ,演出功力了得,面部表情豐富,搞笑全操之在他們手中,一個攻,一個受,搭配地恰到好處。再加上導演高超的運鏡技 巧,且總感覺到導演倚仗著自己過來人的身分,參雜入一點自己結論式的觀感;另,異鄉人的無奈,卑微,同時也有積極正向的一面,那種情緒張力,毫無保留地, 精準地補抓。主觀卻也不失客觀。

  儘管主軸描述著外籍勞工的故事,但看著他們即使經歷許多鳥事,美夢一個個幻滅,但絕不鬆手的是,始終保持著『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基調,始終樂觀的積極,生活照舊一樣精采美麗。整部電影所傳遞出地那種達觀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到了自己。


創作者介紹

《台北星期天》2010歡笑上映

pinoysun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